解读本·伯南克的《行动的勇气》,回忆金融风暴及其余波

转载 | 蔡玮 2016-12-27

美联储诞生于人们不大熟悉的‘1907年恐慌’之后的1913年,遭遇的第一场重大考试就是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大萧条’,可是,美联储第一次就失败了。

1953年12月13日,中国的蛇年,一个犹太人在佐治亚州出生了,犹太名字是本.沙罗姆,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和平之子”。他的另一个名字叫本.伯南克,美国未来的第十四任美联储主席。他的父亲和爷爷在狄龙镇开了一家药店,伯南克小时候曾在那里打过工,父亲给他时薪25美分。在上学前伯南克更多的是和外祖母待在一起,外祖母除了教他希伯来语的同时,喜欢跟他讲述他们一家在20世纪30年代早期的生活经历,那正好是大萧条,这些悲伤艰苦的故事留给了伯南克深深的童年回忆,让他的心智中留下了‘大萧条’的痕迹。

从小学一年级伯南克就被发现是个神童,才读了两个星期就被老师推荐直接读二年级,高中毕业时被评为当年最优秀的高中毕业生,还被教师集体评为“成功概率最大的学生”。书生气而且内向的伯南克在高中毕业时碰到了人生中第一个贵人,同一个镇的黑人大学生肯.曼尼,哈佛大学的研究生。伯南克的父母当时只是想能把伯南克送到附近的地方读个大学已经够了,而肯.曼尼每次放假回镇上,都会到伯南克家里和他的父母恳谈,努力说服伯南克和他的父母,报考哈佛大学,最终,伯南克,小镇上的孩子,考上了哈佛大学。

在哈佛大学二年级,伯南克主修了经济学专业,因为这样可以同时追求对数学和历史的兴趣,在三四年级,伯南克学会了用计算机程序与穿孔卡片建立经济数学模型,最后在毕业指导老师能源经济学家戴尔.乔根森(这是伯南克人生中第二个贵人)的指导下完成了平生第一份公开发表的毕业论文,论文分析了政府实施天然气价格上限政策的影响,得出结论,这些政策抑制了新的供应,阻碍了天然气开发,产生了相反的作用。乔根森被邀请向国会作证,带上了伯南克,这是伯南克人生第一次去国会。这篇论文还被评为哈佛大学1975年最优秀的经济学学士论文,伯南克觉得应该继续深造,他的目光盯上了麻省理工学院,那里的经济学博士课程被普遍认为世界上最好的。最后他在麻省度过了博士生涯,收到斯坦福大学的助理教授职务邀请,这期间,他碰到了对他一生有影响的一本书—米尔顿.弗里德曼与安娜.施瓦茨合著的【美国货币史(1867—1960)】,读完这本书,伯南克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大萧条迷”,货币供应派的坚定信徒。

1996年,43岁的伯南克出任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主任,在人生生涯中,有部分成功者会积累起自己的影响力和人脉,从而自己变成自己的贵人,随着时间的流逝,伯南克慢慢变成了自己的贵人。明代思想家吕新吾【呻吟语】说“深沉厚重,是一等资质;磊落豪雄,是第二等资质;聪明才辩,是第三等资质”,2002年深沉厚重的伯南克受小布什总统邀请,进入美联储担任理事,任何时候假如你在美联储的食堂里吃饭,你都会同时碰到两类动物,既有更担心通胀的鹰派,也有更加担心就业与经济增长的鸽派,总的来说美联储都是一批鸟人。伯南克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个性,巧妙的混在鹰和鸽之间。2006年2月1日,伯南克成为第十四任美联储主席,他可以大胆的推行他的通胀目标制了。

美联储的使命是双重的,既“保证就业”又“抵制通胀”。而伯南克在做教授时,就认为“通胀目标制”更符合美国管理货币政策的方式,“通胀目标制”是指中央银行直接对外宣布将在未来某个时期范围之内(比如一年或两年内)实现某个水平的通货膨胀(比如2%),然后,在公众的监督下,运用相应的货币政策工具使通货膨胀的实际值和预测目标相吻合。在伯南克任理事后,就多次向格林斯潘提出这个建议,但都被格林斯潘打太极拳的方式以巧妙的搁置了,实际上格林斯潘一点也不认同。现在,轮到伯南克大干一场了,可是他碰到了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机。。。。可以说,伯南克应对金融危机讲述的是一个悲情故事。故事讲述的是,一个男人已经为自己被给予的工作做好最充分准备,(对于这份工作,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准备更充分了),但他很快发现自己竟被这份工作面临的挑战超越,并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金融危机的源头,美国政府不当的房地产金融政策为危机埋下了伏笔。居者有其屋曾是美国梦的一部分。在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美国内需萎靡不振,罗斯福新政的决策之一就是设立房利美,为国民提供住房融资,帮助民众购买房屋,刺激内需。1970年,美国又设立了房地美,规模与房利美相当。“两房”虽是私人持股的企业,但却享有政府隐性担保的特权,因而其发行的债券与美国国债有同样的评级。从上世纪末期开始,在货币政策宽松、资产证券化和金融衍生产品创新速度加快的情况下,“两房”的隐性担保规模迅速膨胀,其直接持有和担保的按揭贷款和以按揭贷款作抵押的证券由1990年的7400亿美元爆炸式地增长到2007年底的4.9万亿美元。在迅速发展业务的过程中,“两房”忽视了资产质量,这就成为次贷危机爆发的“温床”。

“两房”通过购买商业银行和房贷公司流动性差的贷款,通过资产证券化将其转换成商业票据在市场上发售,吸引投资银行等金融机构来购买,而投资银行利用“精湛”的金融工程技术,再将其进行分割、打包、组合并出售。在这个过程中,最初一元钱的贷款可以被放大为几元、甚至十几元的金融衍生产品,从而加长了金融交易的链条,最终以至于没有人再去关心这些金融产品真正的基础价值,这就进一步助长了短期投机行为的发生。查理.芒格在2005年就公开批评这些金融衍生品就类似“核导弹”,但是直到2007年,美联储还在乐观的预测,即使存在非常高的次级抵押贷款违约率,引发的经济损失也不会超过全球股票市场行情糟糕时一天的损失。

 

实际上早在2007年4月,美国第二大次级房贷公司——新世纪金融公司的破产就暴露了次级抵押债券的风险;从2007年8月开始,伯南克领导下的美联储作出反应,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以增加市场信心,美国股市也得以在高位维持,形势看来似乎不是很坏。然而,2008年3月,总规模4000亿的投行贝尔斯登濒临倒闭,贝尔斯登有近400家子公司,其活动触及了几乎所有金融公司,有5000个交易对手和750000份开放的衍生品合约。最后低价被摩根大通收购,美联储做了一定的担保。2008年7月,美国房贷两大巨头——房利美和房地美股价暴跌,持有“两房”债券的金融机构大面积亏损,仅仅中国这一国家持有的两房证券的价值就高达7000多亿美金,比其持有的美国长期国库券的价值还高。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被迫接管“两房”,以表明政府应对危机的决心。

但接踵而来的是:总资产高达1万亿美元的雷曼兄弟和美林相继爆出问题,前者9月15日被迫申请破产保护,后者被美国银行收购;总资产高达1万亿美元的全球最大保险商美国国际集团(AIG)也难以为继,美国政府选择接管AIG以稳定市场,美国政府(包括美联储和财政部)从开始的预算注入850亿美金,到最后陆陆续续注入了1820亿美金才救回AIG。加州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布拉德。德朗在其博客中曾经写到:伯南克和鲍尔森都在集中精力于避免犯下我们在1929年所犯的错误。。。。。他们想犯自己的、原创的错误。

世上99%的事都能用钱解决,剩下的1%大概要用更多的钱。现在,伯南克已经将美国的货币基础上调了五倍,从8000亿美元增至4万亿美元,但是,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扩大,势必损害执行货币政策的能力。甚至有些学者,直接批评美联储的救助措施为“流氓行径”。而金融机构(银行、保险、投行)的情况还在持续恶化,2万亿美金规模的花旗银行也开始摇摇欲坠,扑了一场又一场的火后,伯南克逐渐感到了疲倦,最终他开始救助国会,要动用纳税人的资金,发起了三轮量化宽松政策。整场金融危机中,伯南克就像手举着一个巨大的输血注射器的狂躁症医生,碰到一个哭喊的病人就按住不分青红皂白打一针,伯南克写书描述自己的行为“行动的勇气”。

生活中的喜剧,无非是悲剧加上时间,这场金融危机拯救中,有些创新点还是值得留意与学习。其中之一是,大型金融机构今后必须向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提交一份被业界戏称为“生前遗嘱”的破产计划,结合自身情况,告诉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如何才能不至于引发金融系统动荡的方式实施有序清算。其二是在以后的危机中,美联储必须公开贴现窗口的借款者身份(求助的金融机构),但是延后两年公开。

2006年,格林斯潘离任美联储主席时,美国失业率为4.7%,通货膨胀不到2%。2014年伯南克离任时,美国失业率为6.7%,通货膨胀不到2%。这份成绩对于“直升机撒钱者”伯南克来说,不知是否满意,不过未来属于那些向蠢人学习的智者,他们根据具体情况和生活状态,时而智慧,时而愚蠢。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相关内容

名创优品难讲IPO故事

“中国最大十元店”要上市了——当名创优品赴美上市消息传出,马上在业内和媒体圈“炸开了锅”。

转载 | 2020-10-09
声明

咨询:020-3728 8056

投资合作:020-22099818

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