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股东大会的套路和破局

转载 | 2019-05-06

 

 

2019年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再次吸引全球超过4万人来到美国中西部的奥马哈,一个常住人口约为40万的小城市。股东大会期间人潮的突然涌入,让城中心的旅馆价格往往至少翻一番。为了满足日益旺盛的参会需求,去年以来在奥马哈地区新增426间酒店房间,使得奥马哈城区大约能够容纳1.5万人,而另有800多间仍在建造中。

虽然雅虎财经连续第四年开始将股东会进行线上直播,但到访人群只在直播的第一年有所下降,此后数年重新反弹。

“这是一场巴菲特的大秀。”坚持25年参加股东会的 GAMCO投资公司创始人马里奥·加贝利(Mario Gabelli)是无数坚持到现场参会的亿万富翁或业界精英的一员。现年77岁的马里奥·加贝利是华尔街上价值投资的追随者,GAMCO目前资产管理规模约400亿美元,截止2019年5月,个人的资产净值达17亿美元。

和巴菲特同时代的人仿佛在现场观测一场财富试验——从无名时说服家乡的亲戚朋友融资起步,追随老师的脚步从“捡烟蒂”开始寻找市场缝隙,到雪球越滚越大,最终一骑绝尘,缔造了一个囊括保险、能源、铁路等90多家企业,以及坐拥数十家各领域顶级公司股票的巨型公司。

当“能力圈”、“安全边际”、“延迟满足”,成为投资界耳熟能详的经典哲学时,现年89岁的巴菲特却从不用概念限住自己。

买亚马逊和苹果不改变投资逻辑

巴菲特股东大会的套路和破局

美国汇盛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陈凯丰在股东会现场见到苹果公司CEO库克

今年股东大会最大的谜团之一,就是巴菲特为什么终于开始买入亚马逊。常公开声称科技并非自己“能力圈”的巴菲特为何近些年来一脚踩入苹果和亚马逊。巴菲特变了吗?

在去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曾对《棱镜》表示,自己以消费产品门类划分苹果,且看好库克的商业运营能力。而在今年的股东会上,问及为何投资亚马逊,巴菲特对《棱镜》聊起了价值投资的本质。

“这天底下除了价值投资,还有别的投资吗?我们从不自称是价值投资人,我们称我们是投资人。而投资人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是如何让现在花出去的钱在未来增值。”巴菲特表示,投资的要义就是资产的未来价值高于现在的投入,“有些资产类别的到期收益是容易计算的,比如债券;而对于股票资产来说,你需要去研究某个公司在特定的‘行权日’之前能够产生的现金总量来判断它的价值。”在股东大会上,当问到类似问题时,巴菲特再度强调,价值投资中的“价值”并非绝对的低市盈率,而是综合考虑买入股票的各项指标,包括是否是投资人能够理解的业务、未来发展的潜力、现有的营收、市场份额、现金持有、市场竞争等,但并未具体展开。

会后,晨星股票分析师Joshua Aguilar对《棱镜》表示,买入亚马逊并不代表巴菲特投资的转向。一来,买入亚马逊是两位投资经理Todd Combs或Ted Weschler的手笔,并非巴菲特本人;二来,巴菲特曾对亚马逊的电商和云计算两块业务均有所点评。巴菲特曾称,看好亚马逊在电商领域的资本运作能力——亚马逊的日常运营资本为负,由Fedex等物流公司支付运费——亚马逊实则获得了别人投资的资本化价值。而在云计算业务上,微软给了亚马逊数年领先的优势。

作为“套路”之一,“销售员”巴菲特自然不忘给自己买的“科技股”站台。“我有个iPad。”一边喝着可口可乐,一边吃着DQ冰淇淋的巴菲特对现场媒体表示。但问及是哪个型号的时候,巴菲特一笑而过,我哪知道。

《奥马哈先驱报》前商业主编Steve Jordan曾经对《棱镜》表示,在巴菲特还没有入股可口可乐之前,股东大会上喝的是百事可乐。

巴菲特股东大会的套路和破局

巴菲特挤过人群,拿到了一只DQ冰淇淋雪糕

新生代领导层公开亮相

在套路之外,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也在悄然发生着改变。而这似乎也在巴菲特的计划之内。

股东们已经习惯了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会的主要模式,就是巴菲特和芒格这对黄金搭档的“二人秀”。在容纳万人的体育场内,往往是巴菲特率先回答股东提问,然后转头问身边嚼着小饼干或是糖果的芒格,“你觉得呢?”

而今年的股东会上,破天荒出现新生代领导层参与回答提问。

当一位股东问及伯克希尔能源公司是否想投资高成长项目,并点名希望伯克希尔旗下的Greg Abel回答的时候,坐在主席台上的巴菲特笑着说,这是Greg的问题。随后,主席台下方的主嘉宾席位的灯光亮起,拿着话筒的Greg Abel起身回答问题。坐在Greg Abel前一排的巴菲特挚友比尔·盖茨一边咬着自己的眼镜腿,一边若有所思的做着笔记。现年56岁的Abel和现年67岁的Ajit Jain分管伯克希尔旗下的非保险和保险业务。前者年纪更小,也更具有公司运营经验,而被外界认为是伯克希尔CEO的头号接班人。

巴菲特股东大会的套路和破局

Abel Greg接受股东关于能源话题的提问,比尔盖茨低头做笔记

但巴菲特是伯克希尔最大的品牌,如果有一天巴菲特不再担任CEO了,伯克希尔还能保持现在的成绩吗?

巴菲特对《棱镜》表示,伯克希尔本身才是最大的品牌,“这个公司凝聚了很多具备相同气质的人,这种文化体现在管理层、投资人和股东身上。这是一种不断自我强化的文化,它只会越来越强。”但人们难免以巴菲特和芒格的合作模式,去想象未来的伯克希尔。问及Abel和Jain的合作模式是否类似于“巴菲特和芒格二世”,巴菲特对《棱镜》表示,不会,Abel和Jain分管着不同业务。“那他们之间有交流吗?”“反正他们现在都要跟我交流。”现年89岁的巴菲特并不打算离开自己的舞台。

作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未来资产管理的新生代力量,伯克希尔的两位基金经理Todd Combs和Ted Weschler虽然也被股东点名提问,但并未拿到话筒,而是由巴菲特代为回答。在回答问题过程中,巴菲特不忘赞许两位基金经理的表现,并透露目前两人各自掌管着130亿美元的账户,虽然仍不及伯克希尔整体的投资规模,但正逐年增加。

“什么样的人可以为巴菲特工作?”“我们每十年可能就招一两个。”巴菲特对《棱镜》表示,“也许他们需要一点耐心吧。”

中国人的朝圣和变通

作为巴菲特投资世界的外显,巴菲特股东会也映射出世界经济潮流的变化。

随着中国人财富的增加和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不远万里来奥马哈现场参与股东会的中国人群也越来越多,所讨论的问题和所行目的,也带着时代的烙印。

早期出国留学、后来在美国创业后转做VC、如今回国投身VC的张啸已经13次参加股东会,也曾三度在会场公开提问巴菲特,包括为何在中石油暴涨前卖掉该股票、如何看待当下的投资风险等。“最开始来股东会因为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寻找投资方向。”张啸对《棱镜》表示,但此后步入VC之后,除了每年在奥马哈能够听到巴菲特本人对当下经济事件的评价之外,也会遇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对一对答案”。

巴菲特股东大会的套路和破局

Skywood Capital的张啸曾三次在股东会上向巴菲特提问

不会觉得巴菲特每年讲的话有些似曾相识吗?

“知识是一回事,从知识内化成能力是另一回事。知道不等于做到,简单不等于容易。”张啸称,这几年受益匪浅业绩渐好,护城河、能力圈、安全边际等价值投资理念虽耳熟能详,但如何应用于VC投资需要自己打磨,而真正有定力面对市场剧变,有独立判断也有逆流而上执行力的少之又少。

在巴菲特股东会的周边,除了GAMCO、哥伦比亚大学等华尔街基金或是美国顶级商学院会定期举办论坛之外,近些年来,包括腾讯、新浪在内的中国机构也在当地举办酒会,除了探讨巴菲特的哲学之外,也更侧重于中国的投资机遇。

而巴菲特也仍密切关注着中国的发展,并准备着随时出手。问及为什么在中石油和比亚迪之后,在中国并无新投资时,巴菲特对《棱镜》表示,自己在等待合适的机遇,“帮我找找看吧。不仅要商业模式我们能明白,要有持久性的竞争优势,且管理层值得信任。”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相关内容

百倍回报还是血本无归?一堂课让你了解VC大牛的投资思路—投资人训练营第六期公开课

凛冬将至,创业融资越来越难,募资也面临巨大考验,投一个好的项目能带给你百倍甚至千倍回报,更有可能让你血本无归,机遇与陷阱并存,你是否有能力判断?机会来的时候你是...

转载 | 2019-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