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痛失强援的背后:“傍大款”的奖与罚

原创 | 2018-08-29

VWvrP3iq0paEwwe6uwxO2jRvLAopvBNtSiyPmThHC6RKl1535498540383.jpg

“一方面,国内BAT三家的竞争其实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包括移动互联网、新的移动支付、O2O、共享单车等等领域;但另一方面确实是也产生了一些不好的竞争,或者是一些创业者无奈地要站队,接受了这家投资那家就不行了,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不健康的事情。”这是去年9月,马化腾在清华经管学院主办的“洞见”论坛上的发言。马化腾在讲话中点出了国内互联网行业创业团队纷纷站队BAT的症结之一,但是有一个隐忧他没有点出来——抱着巨头大腿上市后的创业公司也给自己的命运埋下了隐患。

这几天遭遇股价连续下跌的趣店,或许早已知道失去蚂蚁金服“援助”后的处境,只是可能没想到市场的反应会如此猛烈。

就在上周五发布公司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前一天,彭博社的这则报道让关注中概股的舆论一片哗然。彭博社在周四的文章中援引了一位知情人士的消息:蚂蚁金服将不会与趣店续签战略合作协议,其合作协议将于8月到期。

或许对趣店这家上市公司有所了解的人都会想到,趣店的主营业务一直是仰仗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与潜在借款人形成交互和交易的,一旦蚂蚁金服终止合作,不仅趣店将失去了有效的获客渠道——支付宝首页“来分期”入口, 而且也将失去利用芝麻信用评分系统进行客户分析的权限。这篇文章的出现,让趣店的股价在当天就下跌了11%;而到周五发布新一季财报后,投资者完全忽视了“总收入同比增长124.7%、净利润同比增长42%”的耀眼成绩,趣店股价继续下跌12.24%,收盘价6.02美元;而在本周前两天其股价依旧在6美元左右徘徊,目前趣店的市值已经不足20亿美元。

趣店目前遭遇的窘境并非个案,对于众多紧傍巨头发展壮大的创业企业来说,这样的隐忧早就埋下,在分析完趣店的案例后,我们再看看类似的例子还有哪些。

傍上“BAT”的奖与罚

16El4Bprzy3cP1E5AsLi9xHHr0E70DSqzV9GidNGupeG91535498540385.jpg 

趣店在其财报中也对蚂蚁金服的战略合作将在本月底结束予以了确认。对此,趣店方面表示,自今年一季度以来,公司已经成功通过自己移动应用吸引用户,预计和蚂蚁金服方面合作协议的终端不会对公司业务产生实质性的影响。数据显示,今年一、二季度趣店大约96%的借款交易都是通过自己的独立应用来完成的。这个数据也是趣店做出如此表态的底气。

这样的场面话,作为上市公司必要要有,但是接下来的情况真的能像趣店描述的那样——不会有实质性影响吗?

在2017年的IPO招股书中,趣店早就明确表示:“如果我们进入这一渠道(支付宝入口)受到限制或终止,我们吸引新借款人的能力将受到重大负面影响。”而如今趣店股价的表现,恰恰是市场对其心里没底的正常反应。这也是“抱大腿”型上市企业最要命的问题所在:一旦失去了自己所依赖的“大腿”,外界对其信心将会大打折扣。

实际上,在接受蚂蚁金服的投资时(蚂蚁金服旗下的API香港投资公司持股12.8%),趣店自身也深知这其中的利弊。为了摆脱对蚂蚁金服的依赖,上市后趣店也在尝试将“大白汽车”作为未来战略发展方向,同时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去支撑这块业务的开展。财报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大白汽车”实现汽车销售收入7.85亿元人民币(1.19亿美元),环比增长43.7%,目前成为趣店第二大收入引擎。

但是,现在的大白汽车也是处于发展的初期,需要大量流量和资金来支持,同时其汽车新零售业务也是采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作为评级系统。失去蚂蚁金服的加持,未来“大白汽车”的整体信用风控体系、获客能力等都将面临极大的考验。

面对日益收紧的信贷市场,以及挑战重重的汽车零售业务,虽然趣店方面信心满满,但是否能如其所愿,仍要从未来两个季度的财报业绩来评判。可以预见的是,没有了蚂蚁金服的加持,独立成长的趣店将会面临众多挑战。

快速成长的背后是无奈隐忧

nVPVPuVIqjhoLKAgBlr%3DKj7JZduJ8R7V4k0UB8VLX9b6L1535498540385.jpg

趣店的现状以及强援离去后的股价表现,揭示了依赖巨头发展壮大后创企所面临的隐忧。而这样的例子在国内互联网领域比比皆是,其中有“断粮”后成功渡劫的,也有就此消沉郁郁而终的。

跟趣店一样,前不久因上市引发舆论争议的拼多多也是一个例子。作为近年来国内社交电商领域的黑马,拼多多的诞生和崛起简直可以称之为互联网领域“抱大腿”的代表。得益于腾讯入股后微信巨大流量的加持,拼多多的发展速度堪称奇迹。在2015年成立的拼多多,2017年初时的月活人数大约为2000万,而到2018年初已经猛增至1.6亿。

对此,创始人黄峥并不否认。此前,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坦言:“现在,我们体量也越来越大,关于微信支付也好、商业化也好,两个公司的合作会越来越多,互相依赖程度也会越来越高。”

这样的表态充分反映出拼多多对微信的依赖,但是黄峥心里也明白其中的隐忧。当借助微信成功发展壮大之后,作为一个独立的平台势必会希望用户直接流向自己的应用,而不是要经过微信这个流量“中间商”。而对于微信而言,也不可能永远提供流量的“免费支持”。所以,黄峥也在极力想摆脱这种现状。包括近一年多来我们看到的拼多多大量的广告投放和综艺赞助,就颇有一些当初其师傅段永平的风格。

但是,就目前来看,黄峥和拼多多显然没有走出微信的桎梏,除了继续大量看到群里各种砍价的链接,新的突破似乎仍在探索中。

在互联网圈子里,BAT三家都是流量和资本的巨擘,而很多站队后的创业企业也都面临着从了这一家、就失去另一家的结果。这种状况令企业一旦在上市后遭遇“断粮”就会很快陷入窘境。不过去年9月份成功登录港交所的众安保险却有一点儿特殊,尽管其也面临着类似的隐忧。

HZVVS1t%3DFUXYQ%3D8txK4UFMqlPPGPfsFnkOw7nNlN6kAwP1535498540386.jpg

根据众安保险提供的招股书显示,截止招股书发行前,蚂蚁金服持有其16%的股权,腾讯则持有12.1%的股权。这似乎是目前为数不多的能同时被两大巨头保驾护航上市的情况。不过,在业务构成方面的风险,众安保险比起拼多多并没有轻松太多。实际上,众安保险的主营业务也是高度依赖股东方的加持。

根据其年报显示,公司在2016年原保费收入排名靠前的险种为其他险种、意外伤害险、保证保险、健康险、和责任保险。排名第一的其他险种虽然营收总量最大,但利润最低且亏损最严重。实际上,众安保险大多数的利润来自保证保险。数据显示第一类为淘宝的退运险,占比1/3;第二类是航空意外险(受益于股东方携程旅游),除此以外众安保险自身直接开展的业务占比很低。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这样的窘境清晰可见。作为股东方,淘宝和携程旅游给了其发展的前景和市场,但也将其牢牢绑在了股东的战车上。一旦双方之间的合作出现变化,例如趣店和蚂蚁金服这样分道扬镳的结果,对于众安来说的打击肯定是巨大的。或许,用如履薄冰来形容现在的众安保险并不过分、

除了互联网业务之外,硬件领域同样也是如此。

5vS7f4cZlFCncsArIJDudtQQwJWGNBVqFejHQbNehSox21535498540387.jpg  

小米作为目前国内最知名的手机企业和IoT平台,旗下拥有大量的硬件创业团队(生态链企业),这些创业企业在得到小米的加持(流量分发)之后,也都获得了相对快速的发展机遇。其中小米手环的生产企业——华米科技就是这样的代表。作为小米旗下的生态链企业,华米科技于今年初正式登录纽交所,成为首家在美上市的小米生态链企业。

不过,依托小米这棵大树成功上市的华米,在上市之前的招股书也同样向外界袒露了自己的“隐患”。其招股书表示,小米是华米最重要的客户和分销渠道,目前华米科技是小米可穿戴产品设计和制造的唯一合作伙伴。从资料来看,2017年10月华米科技与小米签订了商业合作协议和战略合作协议,其中战略合作协议将于2020年10月到期。可想而知,届时与小米的关系、销售和渠道合作状况等都将直接影响到华米科技的业绩和发展。

其实华米未来潜在的尴尬在生态链企业中并非个案,在众多生态链企业中,或许有不少是不甘只做一个小弟的。从华米的成长轨迹来看,其此前也曾推出过Amazfit手环这样的自有品牌,但是残酷的现实让华米明白了市场的艰难。背靠大树好乘凉,但想独立发展的弊端也会逐渐显现。生态链企业在品牌和渠道等方面对小米都极为依赖,用户和市场形成的固有印象也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其独立自主发展的进程。目前来看,这些生态链企业的自我成长仍需要更多时间和市场锤炼。

最失败莫过老东家掉链子

w1byzWkR9HnytWJjMAQzjMld6t3CKI04SefewhH9Njg0I1535498540387.jpg

如果说上述一些案例是创企遭遇“断粮”后将面临的挑战和机遇,那么易到的例子则是隐患爆发后惨遭失败的典型。

2015年,贾跃亭携7亿美元并购易到,将易到作为其乐视生态领域的出行板块主力军。随即,不差钱的贾老板展开大规模充返活动,不仅充多少返多少,而且还有用户充值到一定金额之后可获赠乐视电视、手机的奖励。这样大规模、大力度的优惠活动在当时为易到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繁荣”。乐视的市场影响力、口碑、会员基数等等给易到带来了巨大支撑。

根据易观千帆当年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第三季度,易到活跃用户数为627.65万,到第四季度则暴涨到838.06万,环比增长达33.5%。

但是,随着乐视帝国在2017年轰然倒塌,易到也从疯狂烧钱的“大户”一夜之间变成了负债累累的“贫农”。受制于乐视的资金链断裂,易到的经营也陷入了严重困境。也正是在这段时间,易到的用户口碑迎来了断崖式的下跌,客户流失率大幅上升。最终,易到和自己曾经的老东家乐视对簿公堂。

今的易到,已经彻底沦为资本的棋子。逃离乐视后,易到先是被韬蕴资本接盘,并且请来了原百度外卖CEO巩振兵负责业务运营,试图重振雄风。但遗憾的是,乐视的市场阴影导致其品牌形象大大受损,易到没有能留住司机和乘客,活跃人数不断下降。前不久,易到迎来了第三次重大资本变动:其第一和第三大股东将手中所持有的易到53.82%股权,转让给A股上市公司赫美集团,试图借壳上市。但这些资本显然无法提供口碑、流量等资源上的支撑,易到成也乐视、败也乐视。

【结束语】

有人说欧美创业企业的成功率可能有百分之五,做大的概率大概是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而这个几率放到国内的市场环境下,可能还要继续缩小几倍。这种说法或许有一定道理,特别是在TMT领域BAT三分天下的情况下,创业者想要成功脱颖而出的压力和难度可想而知。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To BAT也就成为了必然和捷径。然而趣店的例子也在告诉更多的后来者,背靠大树好乘凉的美景不可能永远存在,要么在成功抱大腿后早寻出路,要么就一开始不抱大腿自谋生机。有人说这样的例子虽然不多,但至少还可以看到类似大疆这样的独行侠,不过这已经不在本文的探讨范围了。

(文章来源: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相关内容

第三十七期《创投面对面》携手中国青年天使会项目路演圆满结束,众多路演项目现场获得投资意向

2018年 9月19日,第37期《创投面对面》微投网携手中国青年天使会广东分会项目路演活动在广州市天河区东莞庄路26号金润国际大厦三楼路演厅圆满举行,本次活动精...

原创 | 2018-09-20
声明

咨询:020-3728 8056

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