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势资本黄明明:投资风口论是投资人群体独立判断能力缺失

原创 | 2018-08-10

 

黄明明

明势资本作为一家成立于2014年的投资机构,其创始人黄明明在接受腾讯科技《一线》专访时指出,前些年所谓的一个接一个的风口和投资风口论,凸显了投资人群体独立判断能力缺失。

明势资本是一家专注于投资科技领域早期创业公司的风险投资机构,重点关注新工业、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李想的车和家,小牛电动、千乘探索这些项目,明势是天使或者Pre-A轮时唯一的投资人或者是领投方。

天使投资人的蜕变

2014年,黄明明开始募集明势资本第一只早期美元基金,4000万美元的规模,他两个月就完成了募集。LP队伍阵容豪华,红杉、晨兴、IDG等,此外,还有一些互联网创业者,车和家李想、汽车之家秦致、猎豹的傅盛、易到的周航,蔚来汽车的李斌等等。

黄明明募资相当顺利,这与黄明明过往的经历相关。

黄明明是一位连续创业者,毕业于芝加哥大学,2005年回国后,创办了265导航。265导航卖给谷歌之后,又连续创办了杂志平台ZCOM和酷盘,酷盘卖给了阿里后,黄明明做了一段时间的个人天使投资。

2014年京东和阿里上市,美元基金的LP纷纷觉得应该在中国多配置一些资产。因此,一波老牌美元基金的骨干出走,自立门户。高榕资本的创始人敏锐地感知到潮流,他们2013年的募资相当顺利,成为VC创业潮的先行者。

明势资本的成立给黄明明带来了压力,“个人天使投资投的是自己的钱,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随性的做一些投资,甚至可以不考虑短期回报,但是作为一个专业化的风投机构,对基金投资人的回报肯定是第一位的。”

明势资本成立于2014年。那一年,O2O创业潮如火如荼。在当年被誉为创业圣地的中关村创业大街上,一个最有名的段子是,一个保安说自己要做外卖,在一个月内拿到了几万块钱投资,几个月后,钱用光了,换一个方向再来拿钱。

而那一年,O2O领域的独角兽美团网拿到了3 亿美元C轮融资,领投机构为泛大西洋资本,红杉资本及阿里巴巴跟投。同一时期,饿了么获得了大众点评8000万美元投资,而其此前的投资方为经纬中国,红杉资本等。

因此,对于一个刚成立的基金来说,天使轮是其唯一可以把握的机会。那一时期,黄明明投了几家O2O公司的天使轮,但很快,他就陷入一种深层焦虑中,他算了下账,发现资本密集的O2O赛道,除了烧钱、热闹、蹭眼球,真正具有长期价值的概率不大。

现在的黄明明很庆幸,他和明势资本都没有卷到O2O的大潮中去,“我现在复盘的时候自己也会惊出一身冷汗,如果那一时期我重仓O2O赛道,全军覆没的可能性很大。”

正如本文开篇所述,全中国的大半个VC都奔着风口投项目,如果不追风口,明势资本如何实现投资价值,并帮LP赚钱?明势资本成立第一年,这个问题让黄明明非常困扰。

2014年夏天,设计师胡依林和当时还是投资人的李一男在北京见面了。之前胡依林经李想的介绍,认识了作为汽车之家天使投资人的黄明明。

黄明明看了BP跟胡依林说“项目很好,但是你这个团队里面没有能去挑大旗的人”。随后黄明明把自己的好友李一男介绍给胡依林认识,两人一见如故,这是小牛电动车创业故事最初的雏形。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李一男出任牛电科技CEO,并将其视之为自己的最后一次创业。

数据显示:中国电动车保有量2亿辆,年销售量1800万的规模,养活了2000多家厂商,最大的爱玛年销量是250万辆。“这么大一个市场为什么一直被主流投资圈忽视,车子设计丑陋,笨重的铅酸电池,用户体验也很差。”

黄明明此前一年一直在看电动车这个行业,也接触过各个阶段的团队,最终促成了小牛电动,并投资了天使轮。

小牛电动的市场足够大,但主流的VC们更愿意看的是高大上的电动汽车和商业模式创新的公司。而这或许就是明势资本这样的创业型基金的机会。在黄明明看来,人性的本能是畏惧,投资则最需要进行反人性的思考,做出决策。

黄明明把目光从风口上移开了。他跑遍了长三角和珠三角,发现了一个很残酷的事实:所谓的制造业第一大国,拥有如此完善的产业链,制造业的水平却连工业2.0都没有达到。

现实惨淡,但黄明明并不悲观。尽管整体水平偏低,但就3C行业而言,全球最大的而且最完整的供应链在中国。在用工荒、人力成本上升的大背景下,黄明明做出大胆预判,中国的智能制造将成为下一轮增长点。

布局智能制造

明势资本的投资经理Matthew常去常州,因为小牛电动的工厂设在常州。一次常州市一个区的科委组织了一个会议,听说北京的VC来了,非常欢迎Matthew去参会。交谈中,对方知道明势资本重点投的一个领域是智能制造。

2015年初,科技局的人告诉Matthew,有一个企业叫德速机械,是一个十几个人的小作坊,找过科技局多次,拿不到银行贷款,科技局这边的政府扶持基金也很难给到。如果Matthew感兴趣,科技局可以牵线。

德速机械创立于2009年,创始人是江西人彭子平。彭子平是想做高端数控机床的核心零部件,从自动换刀的设备刀库切入,国内的企业还没涉足这一领域。高精密度的刀库属于高端数控机床的利润丰厚的核心零部件,但核心技术此前一直被德国、日本和台湾的企业垄断。

Matthew去了德速机械。他看到一栋非常旧的厂房,有大约十二三个工人,两台非常破旧的设备,地上洒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部件,上面擦满了机油。尽管有心理准备,但Matthew还是有些失望。

他向彭子平坦诚了自己的观感:“高精密度的刀库就是你这十多个人蹲在地上用人工组装出来的吗?”“这就是一个制造业的初创企业实打实必然要经历的一个过程,”彭子平答,“初期只能用这种看起来很粗糙的方式活下来。”

彭子平对产品和行业的认知,对自主研发高端机床的决心,打动了明势。彭子平告诉腾讯《深网》,和明势资本谈了两周,钱就打过来了。历经五年坎坷融资后,德速机械发展自此进入快车道。

德速机械其中一款产品,性能比肩日本同类产品,但价格只是其40%,打破了德国和日本企业一贯垄断的市场格局。2016年,德速机械的销售额是5000万,2017年是1.3亿元,2018年5月份刚过完其销售额就已经过亿。不到三年的时间,德速的估值已经增长了二十倍。

明势资本2015初投德速机械时,在早期智能制造领域很少有VC同行和他们抢项目。而在移动终端的智能制造领域,橙子自动化的创始人邵勇峰比彭子平幸运多了,他感受了资本些许的温度。

邵勇峰同期接触了10家投资机构,明势资本是决策最快的,从明势资本的投资经理David联系上他,到明势资本决定投资,只花了两周时间,仅仅一个月的时间,橙子自动化的天使投资就已经完成。

David通过朋友知道了橙子自动化这个项目,这是一家位于深圳的企业。邵勇峰告诉腾讯《深网》,3C行业技术和研发的门槛相对较高,但业内企业较少有从柔性装配线角度从事系统集成。

工业制造的链条相当长,以业内赫赫有名的富士康为例,其为苹果手机生产和组装零部件,而其制造和组装的生产设备也由其他厂商提供,橙子自动化就是为富士康这类企业提供生产设备的智能化生产设计方案提供商。

在黄明明看来,现在的德速机械如今是常州市政府的宝贝了,它已经搬进了一个2万平方米的厂房,这是德国人当年留下的。而成立仅仅三年的橙子自动化,其客户已经覆盖苹果、思科、富士康、华为、比亚迪、创维等一大批企业。最近,橙子自动化刚刚完成了下一轮融资,估值增长了三十倍。

“我觉得明势资本参与了一些非常优秀的的企业的成长和发展。决定投智能制造领域的时候,我们做的是商业核心本质和未来大趋势的一个判断。”黄明明解读。

“2017年中国工业领域的GDP是 33.4万亿,如果行业效率能提高10%的话,每一年对应的是3万亿产值的巨大空间,但是过半数百亿美金级的制造领域公司在A轮无人问津。”2018年明势资本LP年会上黄明明如此讲到。

对应的现实又是格外残酷的。

“中国的基本情况,我们认为是千千万万中小的创新企业,尤其是科技创新企业在嗷嗷待哺没有钱给他们,因为大家都去投模式创新的、流量模式的公司,真正干实业、干科技创新的公司嗷嗷待哺,没人给他们投资。”黄明明阐述。

事实的确如此。黄明明举例,“硬科技和高端制造领域里的隐形冠军大疆和蓝思,这两家已经到达100亿美金以上的估值,别说在天使轮,在A轮几乎都没有正规的投资机构投过。”

明势资本自成立后,先后投了李群自动化、德速机械、橙子自动化等四十余个项目。在智能制造领域,明势资本在天使投资阶段几乎没有任何竞争者。

早期价值的发现者

智能制造领域帮明势资本撕开了风口之外的广阔天地。明势资本专注于智能制造、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致力于寻找有核心技术的节点性公司,这是黄明明和他的明势资本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后形成的投资逻辑。

黄明明坦陈,“作为一家创业型基金,与 AT,红杉、IDG和经纬处于同一领地,纯流量模式的,纯商业模式的,我们几乎没有机会投。因此我们只能投一些他们看不上的,或者看不懂的。容易的事儿轮不上我们,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干的更早,干些苦活,累活。”

即使远离风口,对明势资本来说,也并非处于竞争的真空地带。

明势资本的投资经理Clare,每个月差不多会谈100个项目。她目前关注的领域有:区块链、航空航天、人工智能、覆盖包括硅谷、欧洲、以色列以及国内的早期科技项目。2017年,Clare投了千乘探索的天使轮。

Clare最初知道千乘探索这个卫星创业项目是通过一个做财务顾问的朋友,朋友知道Clare在看商业航空领域,就将苗建全介绍给了她。Clare见到了千乘探索的创始人苗建全,一周内双方聊了两次,明势资本很快就敲定了投资。

但千乘探索这个项目实在是太耀眼了,Clare遭遇到一个非常强劲的竞争对手,对方在创投圈名气很大。对方和Clare一样:看重的是苗建全的履历、创业团队以及他所看重的创业方向。

千乘探索团队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一人,技术团队曾任职国家航天核心研制单位,参与过高分卫星、风云卫星、北斗卫星及多个国家中国重大工程的研制和发射任务,团队平均国家航天工程经验9年。

目前,国内商业卫星的创业多是立方星,其成本较低,在轨寿命短;而千乘探索聚焦在百公斤级别的业务星领域,其定位为私营卫星研发及应用服务商,主营业务为卫星多源遥感数据和通信数据的融合应用业务。

苗建全清晰的知道,如果拿了那个知名投资人的钱,会有一个很好的PR效果,但商业航天在中国才刚起步,一时的PR宣传效果固然重要,但最终能够让千乘胜出的,是团队能够的持续专注和投入,也更需要背后的投资人对行业有足够的理解才能陪伴公司走的更远,所以最终他还是婉拒了那个知名投资人,选择了明势。

Clare坦陈,做早期投资几年来,这种半路上杀出拦路虎的事情太多了,千乘探索的案子她之所以顺利的投出了天使轮,是因为双方公司的风格一致的结果,都比较低调内敛。尽管如此,Clare觉得自己很幸运。

风口之外,也并非没有竞争,竞争时刻都在,复盘明势资本的这四年,黄明明一直在寻找价值。

梅花资本创始人吴世春告诉腾讯《深网》,“风口是被包装出来的。2016年投资人被分为投资单车的和没投资单车的;2017年又被分为投资现金贷和没投现金贷的;2018年没投区块链的投资人又变成了古典投资人。”

明势资本对商业价值的坚守使其成为市场里早期价值的发现者,而这似乎也成为其生存路径。

明势资本天使的小牛电动,是继华为和大疆之后,第三款中国的科技公司真正靠着自己的产品品质在西方的主流市场打下市场的一款产品。

此外,截止2018年4月,投资了110个项目中,62%的项目已经完成至少一轮的后续融资;21个项目完成B轮/C轮融资;13个项目估值过亿美金15个项目;2018年预计收入过亿/净利润超过2000万人民币,其中2家有望净利润过亿。

如此这般,当年看起来非主流的明势资本的项目在风口大潮退去后的价值逐渐显现,并受到主流投资机构的认可和追逐。

4月份明势召开了基金合伙人年会,刘芹、王琼、李骁军、倪正东等一票创投圈大佬现身捧场。一向不怎么给人站台的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在和黄明明的对话里表示,正是因为经纬和明势在橙子自动化、易航智能、车和家等6个项目上的顺畅合作,才有了随叫随到过来站台,“明势很聚焦,有取舍,有深思考,又扎根,同时有一些项目也很克制,知道不是这个专长的也放弃这个领域,另外对创始人很好。”

从2016年开始,红杉资本、高瓴资本在内的多家基金都派了专人来和明势资本对接。黄明明阐述,“现在明势资本的日子好过了些,但我们也忍受了两年的冷板凳,主流行业认为我们非主流,但现在风口论弱了,我们面临的质疑也少了。投资是做时间的朋友的事情,一时的火爆不能代表什么,要给好的项目以时间。”

而关于未来,黄明明坦陈,明势资本依然在路上。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相关内容

第三十七期《创投面对面》携手中国青年天使会项目路演圆满结束,众多路演项目现场获得投资意向

2018年 9月19日,第37期《创投面对面》微投网携手中国青年天使会广东分会项目路演活动在广州市天河区东莞庄路26号金润国际大厦三楼路演厅圆满举行,本次活动精...

原创 | 2018-09-20
声明

咨询:020-3728 8056

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