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出行共享经济最后一块“残留”会走向末路吗?

原创 | 2018-05-14

 

因为空姐打车遇害案持续的舆论发酵,难逃其咎的滴滴顺风车成为千夫所指,其车主审核、产品设计、投诉受理等方面漏洞都被一一检视、放大,更因为很多人并不能分清顺风车与网约车的区别,网约车业务也被受累殃及,更有声音呼吁直接关停顺风车业务。在这样的舆论危机之下,滴滴在紧急自查的基础上,决定自5月12日零点起,顺风车业务在全国范围内下线,停业自查整改一周。

 

当滴滴早已变成了一家出行服务公司,顺风车——作为共享经济的最后一块“残留”,作为撮合共同出行需求、提高社会出行效率的“真共享”,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

 

直到惨剧发生,很多人才注意到滴滴早已将顺风车“剥离”出主营业务,在滴滴的业务架构中被归入“其他业务部门”,说明了其内部的“边缘化”处境。

 

虽然滴滴发布2017年滴滴平台就业报告显示,50.7%的司机每天工作时长在两小时以内。滴滴顺风车注册车主达到了3000万,然而顺风车日均200万的订单,只占到滴滴平台总单量的十分之一。

 

无论是从对车主的掌控能力、盈利能力还是从运力供给、总体服务水平来看来看,顺风车业务都比不上快车、专车和出租车业务,但同时滴滴投入的精力也相对较少,只是提供了一个需求匹配撮合平台,却依然可以收取5——15%的平台服务费。

 

审核漏洞

 

尽管滴滴一再表示,滴滴与公安部门展开紧密合作,对车主进行背景筛查,排除犯罪记录人员、在逃人员、吸毒、重性精神病人员等人员进入平台;只有通过审核,才能在平台进行接单。但诸如此类的事件一再发生,让人不禁对此类平台的审核力度有所怀疑。

 

记者在尝试注册成为滴滴顺风车主时发现,只需上传本人驾照、本人或他人行驶证即可完成注册。

 

相比较来看,专快车的的要求更加严格。根据滴滴APP中的招募信息显示,滴滴注册司机除了实行实名制、需提供身份证、驾驶证和行驶证之外,还有明确提示需无暴力犯罪、吸毒记录,无酒驾、毒驾等严重违反交通法规事故的前科。

 

据记者了解,此前滴滴针对专车司机会开办为期一周的培训课程,全程采取封闭式管理,并在培训基地实行统一管理。培训的内容涵盖文化、业务、必备技能三个模块,包含安全驾驶、礼仪、沟通技巧、英语、载客实战技巧、服务标准、地理等。

 

随着滴滴单量规模不断扩大,以及对业务推广的要求,一些快车司机在满足特定单数标准后也能申请升级专车司机,而之前的“封闭培训”、“军事化管理”成为一纸空谈。

 

平台、司机与租赁公司的三角关系也成为安全问题频出的原因所在。按照滴滴的平台模式,司机通常挂靠于租赁公司,并不直接与滴滴签署劳动协议,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削弱了平台对于司机的监管力度。

 

从有关部门颁布的网约车和小客车合乘的相关条例来看,对于顺风车驾驶员的要求标准也显然不及网约车。

 

《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拟从事网约车经营的车辆需安装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应急报警装置;并对网约车驾驶员做出了明确规定,取得相应准驾车型机动车驾驶证并具有3年以上驾驶经历,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吸毒记录、无饮酒后驾驶记录以及无暴力犯罪记录。

 

《北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指导意见》对驾驶员的要求则低了很多,如驾驶员应有1年以上驾龄,身体健康;在合乘中应当依法自律、安全驾驶;所选择的线路应当符合顺路便行的原则。

 

 

无论是从平台审核,还是相关政策解读,顺风车的限制都要比网约车低很多。

 

顺风车业务是滴滴作为共享出行的代表的一块不可少的“招牌”,起到了如下作用:

 

1. 进一步培养大众用户出行坐车的习惯,逐步转化成专车快车用户;

 

2. 顺风车主既然能上线接单,那转化成快车、专车司机的机会也更大;

 

3.在滴滴专业运力因为需求密度太低而无法覆盖的地区,顺风车有时甚至是唯一的有效供给。另一方面,顺风车作为价格最低的一档“兜底”服务,满足了很多价格敏感用户、效率钝感人士的出行需求,尤其是在上下班高峰运力不足、春节跨城专车太贵的情况下。同时,顺风车是滴滴司机“可进可退”的弹性缓冲地带,3000万顺风车主是滴滴出行服务的“后备军”。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顺风车因其共享出行的性质,也是出行市场管理的空白地带。对于顺风车,《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仅仅在第三十八条有所涉及: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按城市人民政府有关规定执行。等于将立法权限(和管理义务)下放到了市一级人民政府。然而,包括郑州市政府在内,地方政府对于合乘车(顺风车)的法规都处于缺位状态。

 

而为了鼓励供给的提供,尽量壮大“后备军”的规模,滴滴对于顺风车主的审核也相比专车、快车宽松不少。因为顺风车的“需求撮合”属性,滴滴对于顺风车主的管理监控也要松散许多。车主与乘客之间的互相评论,并不是滴滴像支付宝那样执迷于将自己视为一款社交应用,而是为了提高匹配精准度、减少沟通成本、利用评价机制让双方互相监督(当然,“美女”这种标签还另有目的,下文还将阐述)。

 

早在这件惨痛案件之前,滴滴顺风车就是滴滴业务中车主和乘客最“怨声载道”的重灾区。希望“挣回油钱”的车主和希望“便宜出行”的乘客相互抱怨却又离不开彼此,在“碰运气”的心态中磕磕碰碰地磨合下去。

 

只要看一下知乎《滴滴顺风车的使用体验如何》这个问题,就能明显感受到车主们的怨气,600多个回答中500多条都是在吐槽奇葩乘客,“现在基本都是把顺风车当专车用,态度要专车的态度,要省钱又要好服务”,这代表了很多顺风车主的心声。

 

 

由快车、专车培养起来的乘车习惯,已经让乘客以专业服务的标准来要求拼车车主。换句话说,出行服务的便利提高了人们的服务预期,降低了对共享出行的接受度,这也是顺风车边缘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其实从一开始,顺风车的商业逻辑就是很难成立的,在快车、专车起来之后愈发如此。在国内社会环境中,信任成本、沟通成本、双方预期磨合成本、风险成本都使得顺风车的“经济性”大打折扣,只有在跨城拼车这样价格优势显著高于撮合成本的环境中,顺风车才会成为“主角”。这还是在准入门槛降低,监管相对“宽松”的条件下(比如,滴滴对于顺风车单数的上限是15单,明显高于一些地方政府规定的两单以下)。

 

一旦将顺风车的准入门槛、监管水平提高到专车、快车一样高,这块“缓冲地带”就会被严重挤压,很多视之如“鸡肋”的顺风车主就会退出“后备军”队伍。

 

被群众扒出,让很多人大为震惊直呼滴滴是在抢陌陌生意的乘客评价系统,其实不过是在经济因素之外,吸引顺风车主上路的一种产品策略。“无非就是赚个油钱,路上有个聊天的,还能勾搭个妹子。”这是相当一部分顺风车主的心理动机。当经济激励不足以刺激供给,只能通过社交激励来予以弥补。

 

而滴滴也在有意无意地进行这样的引导,比如车主可以对乘客的长相、气质进行评价,比如七夕节推出的明显暗示艳遇的“我们约会吧”海报。这不仅默许了车主的社交诉求,更有可能形成一种“逆淘汰”机制:那些纯为赚钱的车主可能会因为隐性成本的高昂而退出,留下来的除了真正的“共享主义者”,只剩下了“另有所图”的人。

 

女性乘客在上了顺风车的时候可能不会想到,自己低成本出行的背后,无意间牺牲的是自己的隐私,甚至成为恶狼眼中“待撩”的羔羊。这是当初鼓吹“共享出行、搭车会友”的共享经济拥趸们所想象不到的。

 

顺风车商业逻辑上的缺陷使它很难成为独立的业务模式,2015年5月,百度地图就“抢跑”了顺风车业务,然而上线不到一年即宣告停运,改为与Uber合作,联合运营。后来,百度地图的顺风车业务收缩至“跨城拼车”,由嘀嗒拼车提供服务。

 

而顺风车出行领域内硕果仅存的选手——嘀嗒拼车,也已经从单纯的顺风车业务向多元的出行业务转型。在2017年10月20日上线出租车业务之后,嘀嗒拼车在今年1月18日将品牌升级为“嘀嗒出行”。

 

而在这股潮流中逆流而上的,是在“围剿滴滴”的战役中也来凑热闹的高德地图。高德顺风希望还原顺风车本质,打出“公益”的标签,坚持不以盈利为目的,坚决不会抽取用户佣金。然而,即使平台不抽佣,依然不可能规避连带责任——未得其利而难逃其责,还会面临着与滴滴顺风车一样的尴尬处境。在此次恶性事件之后,甚至会变成一块“烫手山芋”。

 

就在一个月以前,滴滴出行公布了另一个数字:滴滴快车的拼车服务日均订单突破240万,已经超过了顺风车业务的单量。据滴滴透露,目前滴滴拼车的全国平均拼成率已经超过70%,在一些拼车文化流行的城市,高峰期平均拼成率可达80%以上。

 

滴滴将拼车定位于“分享出行方式”(或许是为了与共享出行的顺风车以示差异),很显然,这种基于算法的路径规划和自动匹配,相比于双方的自主沟通,虽然社交色彩淡化至无,却可能会提高拼车效率。对于乘客它提供的还是快车水平的服务,叫车成功率更高,价格更低;对于车主则可以接单效率,增加时薪,让车辆空驶率大大下降。更重要的是,对于滴滴这是一块有利可图的业务。

 

只不过,虽然名为拼车,但滴滴拼车已经和共享经济没什么关系,只是对于自身出行服务的自我优化,乘客所能享受的“一口价”也明显高于顺风车价格,只不过不用再担心被给以“美女下车时容易走光看得想入非非“这样的评价了。对此,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悲哀?

 

共享经济之殇

 

滴滴所暴露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

 

近日,CNN对美国的警方报告、联邦法庭记录、县法院数据库进行分析,发现在过去4年里至少有103名Uber司机、18名Lyft司机受到指控,他们涉嫌强暴、强行触摸、绑架,还有其它一些罪行;去年10月,一名在Airbnb上预订了一间墨尔本民宿的顾客,遭到居住在该房的三名男子杀害。

 

 

 

过去几年里,风投强劲的共享经济凭借对社会资源价值的充分挖掘、提升资源利用效率、降低企业运营和用户交易成本的优势成为近年来最具创新性的商业模式,更催生出了诸如Uber、Airbnb这样的“独角兽”公司。

 

多数人都沉浸在共享经济为生活所提供的便捷享受中,比如比传统出租车价格更加低廉的网约车,比连锁酒店更具个性化和人情味的民宿公寓。

 

而当危害到民众人身安全的问题逐渐显露时,人们对于共享经济模式应该陷入重新思考:

 

究竟所谓的共享经济平台到底在整个产业链条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应该承担和明确哪些责任,如何通过互联网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加强交易双方行为的审核与干预,以保障人身财产安全?这些都比在享受共享经济带来的方便时又一味斥责它来的更重要。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相关内容

从三大“窗口城市”看经济换挡升级

不久前,中国经济“半年报”出炉。这半年来,我国经济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尤其是在当前的情况下,中国经济能否保持行稳致远的态势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

转载 | 2018-08-09
声明

咨询:020-32039118

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