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西东企业家版:真诚任正非、深情曹德旺、敢勇的马云和盛放的雷军

原创 | 2018-02-10

 

《无问西东》电影的上映,引来热议。电影讲述的是1923年到2012年近百年来,发生的四段故事。四个不同时代下,四个主角的不同人生。

 

反观当下,我们面临的事物和选择难道不是何其多样?如何选择、如何度过,成了每个人一生的命题。时代可以造就英雄,有时亦能摧毁一个人。决定一个人的一生,以及整个命运的,只是一瞬之间。

 

比普通人更能感受到时代浪潮的,是那些创业者们。当时代巨幕拉开或者落下,他们的一生便也开始不同。

 

 

人生:我们应该如何度过自己的一生?

 

 

 

20年代,旧朝代结束,新思想传入中国,中国的学生都开始纷纷学习实科。清华大学的学生吴岭澜实科成绩却非常糟糕,但他的英语和国文一直名列前茅。校长梅贻琦问他为何不学文的时候,吴岭澜说:“因为最好的学生都学实科。”

 

梅贻琦笑着看向他,对他说了一句话:“什么是真实?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做什么,和谁在一起,如果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那就是真实。

 

为了思索“真实”,吴岭澜让自己远离人群,独自思考。直到某天来到礼堂,听到泰戈尔的一段演讲,才让他顿悟,原来这些卓越的人物,也认为花时间思考人生是重要的,于是他从思索生命意义的羞耻感中释放出来,并跟从内心的想法改学文,最终成为一代国文大师。

 

1984年至1991年,中国正处于工厂管理启蒙时期。城市体制改革拉开序幕,经济改革的主战场从农村转移到城市。

 

1944年出生于贵州农村的任正非,考上了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已并入重庆大学),还差一年毕业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时局的动态和当时文化的冲击,令任正非感到迷惘。其父亲被关进了牛棚,因挂念挨批斗的父亲,任正非扒火车回家看望父亲,父亲担心的仍是他的学习,并再三嘱咐他要不断学习。

 

任正非回到重庆后把电子计算机、数字技术、自动控制等专业技术自学完,接着学习了许多逻辑、哲学,他自学了三门外语,当时已到可以阅读大学课本的程度。

 

泰戈尔影响了吴岭澜,而触动任正非的是贝尔实验室。1997年,任正非访问美国公司时,他说“我年青时代就十分崇拜贝尔实验室,仰慕之心超越爱情。”当看到贝尔实验室的科学家的实验室密如蛛网,混乱不堪,不由得对这些勇士,肃然起敬,华为不知是否会产生这样的勇士。”

 

 

 

后来在华为的企业文化中,任正非一直推崇“匠人精神”,一家百年企业需要的不仅仅是与时俱进的技术,还要有一个能统领所有人的企业文化。任正非虽然是科学精神的追随者,但他同样热爱哲学,并依靠着哲学来进行企业管理。从一家小作坊成长为世界500强,任正非总结背后的商业逻辑为,“是一种哲学思想,它根植于广大骨干的心中。”

 

身为商人,任正非认可谈论哲学的美好和文化的美丽。或许百年后,金钱、地位、名誉都将化为一抹烟尘,只有文化和那些令人警醒的言语,才能一直绽放着光彩,永不熄灭。因此任正非,经常手不释卷。每次上飞机,手上都抱着一本书。

 

对于吴岭澜和任正非而言,他们无疑都是认同实业的,但行走在人生这条道路上,我们还需要一种坚定的思想去指引我们。所以看书、学习哲学、思索人生,都是必需的,或许想法幼稚,可只有思考过的人生,才更值得我们去拥抱。

 

 

爱情:无论你掉到多低的位置,

我都为你托底

 

 

60年代,清华大学的陈鹏备受学校老师器重,他喜欢上中学同学王敏佳。后来王敏佳因为虚荣撒下的谎言,成为她不幸的开始,并被推向深渊,是陈鹏把她救了回来。王敏佳毁了容,但他对她仍旧不离不弃。后来陈鹏被选入第九研究所,去了边疆研究原子弹,王敏佳便一直在家乡等他回来。

 

在王敏佳人生跌入谷底时,陈鹏说:“你别怕,我就是那个给你托底的人,我会跟你一起往下掉。不管掉得有多深,我都会在下面给你托着。我最怕的是,掉的时候你把我推开,不让我给你托着。

 

在革命运动到来时,王敏佳为了在生命结束前见到陈鹏,踏上去寻找他的漫漫长路。

 

爱,不仅是心有灵犀的睿智,互相欣赏的光芒,更多是在困难来临前,依然彼此紧握对方的手,相伴相随,至死不渝。

 

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车玻璃制造商福耀玻璃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他和他的妻子陈凤英是媒妁之约父母之言,在结婚前连面都没有见过,仅仅看过一张很小的黑白照片,可以说是一段毫无浪漫可言的婚姻。

 

1969年,当时他们生活非常穷苦,结婚之后,曹德旺想要做生意,没有本钱,便卖掉了陈凤英的嫁妆。陈凤英没有一丝怨言,而是待在家里伺候他生病的母亲。对于他们聚少离多的生活,陈凤英表示了理解。

 

后来,曹德旺的货就被人家扣了,不但本钱赔了进去,还欠了村里人1000多元,要是别的女人可能早就又哭又闹,但陈凤英什么也没说,默默打理家里不让曹德旺分心。之后,曹德旺认识了一个红颜知己,陈凤英知道后,说“我知道我自己是配不上你的,如果你要和别人在一起,我也不会反对。”

 

一个是曹德旺深爱的红颜知己,一个是深爱他的结发妻子,曹德旺曾经也迷失过,后来他通过调查身边人的婚姻生活,发现每个家庭都有自己难念的经,幸福不是和谁在一起,而是要和那个在一起的人互相扶持,度过所有的困难。

 

后来曹德旺开了公司,赚了钱,他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记在陈凤英名下,他控股的公司也是陈凤英在当董事长。他说,人家都说这个公司是曹德旺的,但实际上从法律关系上说是我太太的。

 

 

曾经,是陈凤英为曹德旺托底,现在轮到曹德旺回报她的深情,给予她最大的安全感和最多的财富。

 

过去的苦难,对他们而言是艰难的,但对于夫妻来说,经历的一切都是收获。困难让他们更能看清彼此的心。静水深流,沧笙踏歌。或许要两个人走到一起很容易,但要长久在一起却是简单背后的无数次舍弃与怜惜。

 

 ● 

 

未来:两难境地下,我们该如何选择?

 

 

40年代,中国正值战乱,富家子沈光耀在西南联大求学,在学习过程中不断饱经战争,家人反复强调不希望他去当兵。因为沈光耀的父母,不希望他连人生的乐趣还没有好好享受就没了命。

 

于是沈光耀在当兵与求学之中摇摆不定,直到后来看到战争中伤亡的人们,意识到偌大的华北已经容不下一张平静的课桌。他终于下定决心投笔从戎,加入飞虎队,成了一名空军飞行员,最后在执行任务时架着飞机撞向敌军的战舰。  

 

1988年,正值改革开放的第十个年头,人们也开始更看重如何赚钱。马云去杭州电子工业学院教外语,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当时工资大约每月110元。杭州师范学院的副校长黄书孟跟马云制订了一个“5年之约”,到了那个学校5年内不能辞职出来。

 

但马云天生的不安分,在体制与创业中,他选择了后者。顶着众人的怀疑和不看好,借了2000美元,1995年4月开办了“中国黄页”,这是中国最早的网络公司之一。那时候,国人对互联网还没什么认识,这种看不到也摸不着的东西,很难让人信服。在许多没有互联网的城市,马云则被当成是一个骗子。

 

放弃铁饭碗,选择投入创业大军中的马云,创办的阿里巴巴曾经因为资金问题,到了几乎维持不下去的地步,可是马云相信公司的未来,因为他的心里烧着一团烈火。沈光耀也一样,凭借着勇气和信心,一直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虽然沈光耀最后英勇殉国,而马云则在时代的浪潮中站稳了自己的双脚,最后成为中国首富。但他们为了理想,为了追从心里的那份真实,拼尽自己最后努力的精神,是一样的。

 

 

 

金钱:成功的底色应是善良

 

2012年,张果果就职于一家广告公司,为了拿到奶粉合同,跑医院找到即将出生的四胞胎想做宣传。最后合作没谈成,他反倒救助了后者。前公司同事知道张果果在支助四胞胎的时候,“善意”地告诉他自己曾经也支助过别人,结果被对方赖上,感觉认了个亲戚。并且,张果果从对方话语中,了解到自己之前在公司成为了利益争斗的牺牲品。

 

张果果仿佛站在了一个分叉口。往左走,还是往右走?

 

2009-2018,中国进入产业迭代创新时期。在制造业领域,转型升级的客观需求与“互联网+”的新潮流合二为一,涌现了一批在商业模式和技术创新上都颇有作为的企业家,以及“蒙眼狂奔”的超级冒险家,雷军就是其中一员。

 

在创造小米之前,雷军做过几年的天使投资人,投资过卓越网和逍遥网、尚品网、UC优视 、多玩游戏网 、拉卡拉、凡客诚品、好大夫、长城会等20多家创新型企业。

 

他曾经投过一家公司,但在转型过程中该公司非常痛苦,频临死亡,身边人都不看好这个项目,但雷军不仅没有放弃,反而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专门用邮件写了一封很长的信,鼓励公司的创始人说自己相信他可以成功。后来这家公司,不负雷军的希望,渡过了艰难的转型期,在市场上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雷军说,“我们对创业者的态度,就是做创业者的一块垫脚石。”

 

作为一个本该以利益为目的的投资人,雷军却早已明白有时应该放下对结果的执着,心胸宽广,只管低头浇灌,不问西东。

 

电影里的张果果也没有听进朋友的“忠告”,最后仍旧坚持支助四胞胎,而四胞胎的父母也非常知恩图报,为了感谢张果果,将四个孩子的胎毛做成了毛笔赠予他。

 

这个时代,当金钱成为评判一个人唯一的标准的时候,张果果的选择可能微不足道,但正如张果果所言,“世界很美好,世道很艰难。世俗这样强大,强大到生不出改变它们的念头来。可是无论外界的社会如何跌宕起伏,都对自己真实,坚守原则。内心没有杂念和疑问,才能勇往直前。

 

这个世上固然有恶意、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但善良会从裂缝中照进光来。

 

 

写在最后

 

我们的挣扎和选择,在历史中比一刹那还要短暂,但放诸我们身上,却决定了未来乃至终点。在金钱至上的时代,在颜值即为正义的时代,在网络暴力满天飞的时代,在理想和现实中间隔着巨大鸿沟的时代,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电影给出了一个答案:唯有立德立言,无问西东

 

“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相关内容

【每周风向标】京东向ESR投资3.06亿美元,威创战略投资芝麻街英语

2018年5月14日-5月20日,国内一共发生75起投融资事件,总融资额超过60亿元人民币。最热门的领域依次是企业服务、消费升级、医疗健康,其中企业服务融资事件...

原创 | 2018-05-22
声明

咨询:020-32039118

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