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野兽到困兽,猩便利的生死之途:重债压身、现金趋负、卖身待售……

原创 | 2018-02-10

文| 铅笔道 记者 黄色妖姬

2017年年中,无人货架起风了;2017年年底,无人货架风停了。半年之间,满目疮痍。千千万万个货架站起来,千千万万个货架倒下去。

猩便利便是其中之一。它成立于2017年6月,9月融天使,10月融A轮,累计融资额4.8亿元,股东不乏红杉、光速等知名基金。短短数月,它在全国铺下40000货架,日峰值冲至100万单(12月)。

反转是在2018年1月,猩便利仿佛壮士断腕,大幅裁员、大撤货架的消息接踵而至。事后,猩便利虽有及时官方回应,但在各种负面的狂澜面前,仍显得苍白无力。

据铅笔道独家消息,猩便利正考虑谋求收购,接触的收购方涉及每日优鲜、京东、阿里、便利蜂……

圈内投资人及猩便利内部人士向铅笔道透露,目前的猩便利深陷财务危机,拖欠供应商货款数亿,公司内部历经大裁员后人心惶惶,现金流也面临危机,下几个月工资都可能难以为继。

眼见它乘风口起飞,眼见它20城齐开火,眼见它资金链断裂,眼见它不知卖向何处。曾经的无人货架独角兽公司,目前正在经历什么炼狱?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记者采访、铅笔道DATA数据及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光鲜的公司 惨淡的年会

 

1月29日,北京依旧无雪,依旧寒冷,猩便利北京团队在798的一处室内篮球场,度过了一个特殊的年会。

 

特殊,是相较传统上的年会而言,有些凄惨。

 

一切从中午1:30,100余号猩便利的员工涌入篮球馆,参与一场实为篮球比赛的年会。他们内部组了4支球队,其中一支为BOSS团,有三个CM、商品部负责人、运维负责人和华北区负责人。

 

4个多小上厮,有一支伍将BOSS团虐杀。“一点面子都不给的。”刘一光(化名)记得,那天大家都嘻嘻哈哈的,华北区老总讲了一堆“正确的废话”,获胜队伍的成员每人获得了号称价值500元的猩便利零食大礼包。没有抽奖,没有传说中的iPhoneX,没有晚餐,其他人只有免费的矿泉水。

 

他在群里抢到只够买几块奶糖的红包,晚饭是小团体自发组织的,公司不报销。有公司的妹当拉拉跳舞。这是最让他兴奋的福利了。

 

“公司没钱。” 刘一光已经习惯了“体谅”公司。当1月10日猩便利被曝三四线城市野蛮裁员时,他说:“北京还没那么野蛮,一通电话就扫地出门的现象,我还没见过。”

 

两天后,他所在的北京区也陷入了裁的漩中。当晚年会上那支虐杀BOSS的“梦之队”也难以幸免,被裁得只剩1人。

 

“想起打球现场活跃的都离开了。哈哈,开开玩笑。” 他和同事们也习惯了自我作乐,在私密的微信小群中,一位同事了首范恩演唱的抒情版《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了》,他说:“这首歌献给大家和自己。”

 

作和当初扩张迅猛,北京地区如今只剩下40人左右,技裁得只剩下几个。 “相当于赶人走,HR一个劲忽悠,签了自愿离职书,也有人主动离开。原来按照上面的意思,篮球赛都不要办,直接裁。”

 

同在中关村E世界的联合办公区,作为猩便利的邻居,活动行的一位员工称以前能看到他家好多人开会,在没人开会了,没人室了。

 

虽在一个屋檐下,办公区的货架已经空了一个月。北京地区多家客户对铅笔道表示:好像已经没动静了,都不补了。不止帝都,上海徐家汇的方糖小镇,有300名员工,三个货架货品几乎空了。

 

110日后,北京地区签单便全面停止。如今补货不过只补一些优质点位。其中,饮料和生鲜已经停止供应,零食品类只剩下5种:辣条、巧克力棒、瓜子仁、坚果、牛肉棒。

 

这种调整,直接影响了一线员工的收入。在猩便利内部,普通BD底薪4000~6000元,BDM10000~15000元,CM收入则再高一个等级。受业务收缩影响,大部分BD现在只能拿4000元工资,而在疯狂扩张时期,稍有能力的BD工资可以破万,少数可以拿到3万~4万,比CM还高。“17000到20000元,在猩便利只能算中上等收入。”

 

对于张小力(化名)来说,到手的3~4万提成已经飞了。她是山东一个二线城市的BD,12月入职,1月干了大半个月,因为公司要求不再拓展新点位,如此便赚不到钱,她在上周一(1月29日)提出了离职,第二天就收到被开除的通知。该地区原本50多号员工,现在只准备留十几个。

 

批量裁员主要是由于很多BD人员铺的点没有达到30个人的公司体量。张小力很气愤:这个现象在今年1月之前都很普遍,BD一个月如果能签31家公司,就能拿到3~4万块的提成。而她成了没赶上好时候的“倒霉蛋”,现在,她正在忙着在各个渠道投诉,希望能拿回提成。

 

刘一光能感受到的动荡,不止来自基层员工。同在上周,内部言此前从森挖来的高管村已,曾主管便利店事部。

 

他对这些变化有些麻木了。高管们或许另谋高就,Top的BD都去了其他竞品公司,有的提早回家过年。目前猩便利全国仅剩500人左右,这个数字的峰值曾几乎超过2000。

 

刘一光仍是五百分之一,他觉得对公司有了感情,要有始有终。而且,他曾听过内部的一个小道消息,年后会有笔新的融资进来。唯一他欣慰的是,公司至今没有拖欠他的工

 

传资金链已断 6亿欠款谜团?

 

刘一光最后的慰藉可能也不复存在了。一位接近猩便利高层的投资人向铅笔道透露:猩便利的金流已断了很久,点成本太高,盗也很高,再加上之前大批量裁搞得人都不太定,据是已到了下月工都不一定得出来的地步。

 

而据一位猩便利前BD透露,猩便利拖欠供款达6亿。铅笔道所在的长远天地大厦办公区,某约30人的公司,其业务负责人称,约一周前,猩便利负责对接的BD在微信中劝说:兄弟,用我家的了,公司要黄了,欠了供6亿了保有零食吃,我一家。第二天,这位BD人员送来了哈米购的货架。

 

在并不宽裕的办公室内,零星摆着几件零食的猩便利货架站在门口,不远处的冰柜早已空空荡荡。这位负责人早已把电源拔掉,甚至觉得空冰柜太占地方,也没人回收。 “零食没人要了随便吃,你缺冰柜吗,想要可以搬走,还很新呢。”他向铅笔道记者问到。

 

大量被抛弃的架几乎是一的境遇。刘一光称,在适当的时候会派物流人员回收。然后被废弃的点位,架子更多是被同行们移动了。

 

的零食,弃的架和冰柜,失控的前线BD... ...这些能否解开猩便利的6亿欠款谜团呢?

 

铅笔道大致算了一笔账。

 

猩便利内部人员透露,他们将客户分为ABCD四个等级,每天消费13单以上为A类客户,小于3单为D类客户(包括冰柜与货架)。平均商品的毛利为30%~40%,客单价在10元以下。

 

按其每个点位每日8单为计,客单价10元,正常运营周期为5个月(猩便利成立时间为2017年6月)。

 

据行业人士透露,猩便利目前在全国的货架数量约4万。若以30%毛利率计算,其毛收入=10元客*8/*40000货架*150*30%=4.8亿*30%=1.44亿元。

 

货损方面,猩便利内部人员透露,每个货架的平均货损约为33%,个别点位达50%。若按30%计算,则为4.8亿*30%=1.44亿元。

 

固定设备成本方面,据猩便利内部人士透露,猩便利的点位铺设标准为一个货架+一个冰柜。其中,小架子成本200~400元左右,冰柜成本700~900元,防鼠大货架因为配有亚克力板材质的门,成本为1000元左右。

 

某位行业人士给出了一组数据,一次货架运输费200元,货品的配送费(货架+冰柜)1000元,BD提成400~800元。猩便利一个点位的铺设成本约在2000元以上。

 

保守估算,猩便利固定设备成本=4*2000货架成本=8000万元。实际的成本可能更高,某位行业人士对铅笔道表示:猩便利的整个物流过程几乎没有监督,2000元成本只是正常情况下,来自物流的货损根本查不出来。

 

人力费用方面,某猩便利内部员工透露,大规模裁员之前,在北上广深等超一线城市,猩便利配备至少200人,非一线城市约为50人(销售部、运营部、商品部),巅峰时期,全国20个城市同时开战,人员峰值预计超过2000人。

 

若按2000人的准,平均月薪资为2万元,其人力成本=2000*20000*5个月=2亿元。

 

物流费用方面,猩便利采取方式为外包合作(物流部)。在北京地区,猩便利的合作方为58货运,通常配有两个补货人员(每人每天200),高峰期一辆车一天能补100个点位。

 

据猩便利内部人士透露,猩便利最初的补货频次较高,每2天补一次。而铅笔道记者了解,无人货架行业的平均配送成本约为30~50元/次。

 

据媒体报道,猩便利的配送成本为25元。若按25元/次的成本、3天补一次货的频率,其物流成本=40000货架*150/3 *25元配送成本=5000万元。

 

市场费用方面,此前据某知情人士称,猩便利的市场费用已占到其销售收入的80%。其中可能包含补贴、营销、广告等费用。2017年12月,猩便利曾推出一天100万单的促销活动,针对CD类点位,满4减3元,目的便是激发此类用户的单量。某位同行称:“进价4块多的红牛卖一块,肯定抢疯了。”

 

猩便利市场费用可模糊地估算4.8亿*80%=3.84亿元。

 

综合以上数据,我们大致估算出以下结论:毛收入(1.44亿)-货损(1.44亿)-货架固定成本(0.8亿)-物流成本(0.5亿)-人力成本(2亿)-场费用(3.84亿)=-7.14元。

 

如若5亿融资不含水分的话,可以模糊地推算,猩便利的正常现金流已经断掉,欠款至少2亿元以上。(未统计猩便利探索无人便利店等业务的成本)

 

某行业人士为此也颇感惋惜:“听业内不少供应商提起过,他们很多货架和货款没有支付。当时都以为它能杀出来,都是龙头了,供应商也挤着头入局。”

 

疑与多个卖家接触 前路几何?

 

挤进来的供应商如今正惦记着自己的货款,而这笔巨额的欠款,或许正如一把利剑悬在猩便利头顶之上。

 

正如一位离职员媒体所称,猩便利的最后的出路可能是掉。短短几天内,关于猩便利的卖家,已经有多个版本在流传。

 

最早的版本出自上周末(2月4日)的一则公告,内容称猩便利正停止无人货架业务,全权委托给便利蜂,落款日期为1月31日。

 

对此,我们向便利蜂内部人员核实,对方回应称,便利蜂对此毫不知情,不知道那个公告怎么发出来的,公章都不对。便利蜂很明确地表示:没有划,便利蜂不会接收那个公司,也不会接手他的任何债务

 

刘一光在公司内部,听到了截然不同的另外两个版本:是猩便利将与便利蜂合并;另一猩便利将被京或者宁直接收他认为京东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此前猩便利与其接触过合作事宜。

 

铅笔道向京东金融多名相关人士求证,对方均称并没有听说此消息。截至发稿前,铅笔道也并未得到苏宁相关人士的回应。

 

京东、苏宁均是较早布局新零售的苏宁。去年8月中下旬,苏宁在南京开出全国首家商用“无人店”,今年年初苏宁版无人货架“苏宁小店Biu”开始发力。另观京东,早在去年9月京东到家便入局无人货架,

 

加之京东的生鲜超市7FRESH势头正猛,其在新零售领域的野心不容小觑。两家将猩便利落入自家口袋,不是不可能。

 

此次之外的两个版本,或要上升到阿里、腾讯战队

 

一位已入局无人货架的投资人向铅笔道透露,猩便利的收购方可能为每日优鲜,此消息来自某个无人货架高层。“但我更担心的是京东。”

 

据铅笔道了解,每日优鲜至今已融资2亿美元,站在其背后的大BOSS是腾讯。

 

每日优鲜一位内部人士对铅笔道称:可能是道上,唯一有能力收猩便利的,但是具体情况并不了解。

 

家真每日优鲜,猩便利理成章腾讯的新零售版

 

然而,最接近实际情况的家或是阿里。那位接近猩便利管理层的投资人称:猩便利目前在跟阿里,但是价格没有谈拢,可能想多放出些消息价格,但是目前没有确切消息。

 

某行业人士对铅笔道分析:“阿里新零售部一直在关注无人货架,领蛙一直在做阿里的工作,在阿里园区也铺了不少。我看到过阿里的一个内部讨论PPT,把无人货架看做一个方向。不过现在好像又看不上了,领蛙没有打动他们。”

 

如今,阿里的新零售帝国中已囊括了哈米购,不知在无人道上是否有猩便利的一席之地。

 

针对以上几点信息,昨晚9:30左右,铅笔道记者向猩便利联合创始人吕广渝短信求证,对方并未直接回应,而是安排了一名PR人工与铅笔道对接,对方称:现在的战略调整也很正常,并购消息不属实,供应商欠款不属实(在合同正常的账期内),猩便利会继续深耕无人货架。

 

同时,铅笔道也向多家猩便利的投资方求证。光速中国相关人士回应:最近谣言很多,等公司官方新闻。而华兴资本、红杉资本均称,并不得知此消息。

 

截至发稿前,元璟资本未回复。铅笔道从某行业人士处了解到,所有机构股东中,元璟资本合伙人刘毅然与吕广渝关系最为亲密。

 

根据铅笔道DATA所收录的数据,涌入无人货架赛道的热钱高达50亿元,近百家大小玩家在这一赛道血拼,如今似乎都陷入了死循环。

 

货损是个黑洞,把所有盈利模型都打碎了。冲在一线大半年,刘一光感叹:“这是一个考验人性的生意。”

 

而在行业里浸淫已久的创业者张阳(化名),最近在思考:面向企业的无人货架很可能就是个伪命题。“就算把货损降到零,盈利能力都不及便利店。这个模型一定要做到全覆盖,比如一家吃掉整个上海市场,物流成本才能降到最低,现在各家的物流成本都高的夸张。固定人员还面临一个问题,产品需要经常更换,不然很容易吃腻,但是如果经常更换,运营压力和成本也随之升高。”

 

最早的玩家领蛙已经被便利蜂收购,七只考拉同被曝出大规模裁员,成都的“GOGO小超”已经画上了休止符… …但是,仍有猎豹旗下的豹便利来势汹汹,阿里腾讯京东苏宁仍摩拳擦掌,大腿就摆在那里。

 

分分合合,还是三分天下。所有玩家是人,也是面死循友。正如张阳所言:如果这个模式是对的,猩便利可能成为下一个美团;如果模型是错的,如此野性的打法,会向另一个极端越走越远。

 

在长远天地的那家公司内,负责人正等着过些日子把猩便利的架子清空。因为七只考拉的BD对他承诺,过些日子将送来新一代智能货架,只要进场给他补贴300元,如果把哈米购也弄出去,所有的商品打9折。

 

死循的套子里,火从未熄灭。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相关内容

消费降级是否会催生“降级”品牌?

什么样的产品会被消费降级的人群接受呢?

原创 | 2018-08-29
声明

咨询:020-32039118

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