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道投资石东华:细数科技类投资的那些坑

原创 | 2018-01-08

一,技术没有纵向研发深度,无法迭代

首先说到技术纵向没有研发深度。其实是指的很多产品或者技术的可持续研发特质不太好,不能持续更新换代。

比如说,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手里拿着这杯子,其实这个大家可以想象杯子在一千年前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形态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材料有所变化,所以这样的技术会导致技术容易同质化竞争。技术一旦没有研发深度的话就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因为大家知道任何技术壁垒和优势只是时间问题,随着时间的流逝技术优势和壁垒将逐渐丧失,领先者无法进行持续迭代甩开竞争对手

这就是市场很容易进入同质化竞争的技术的一个特点,包括一些已经进入到生命周期末期的行业,比如说黑色家电等一些家电类产品,它的研发迭代速度已经很慢了,所以现在可以看到,同质化竞争就比较严重。

另外,可以持续研发迭代升级的技术产品不仅仅可以让领先者通过先发优势不断研发新产品甩开竞争对手,对于这个技术产品来说也可以通过不断提升技术水平增加产品功效降低产品成本,最终提升技术本身的价值,进而带动市场需求。

二,技术没有横向拓展性 

技术横向没有拓展性会导致市场扩展性不好。大家知道当今的创业其实机会是很稀薄的(历史造英雄,每年的机会或者赛道是有限的,不以创业者和资本多寡为转移)。一般小公司创业都是切入到一个很垂直很细分的点,这个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大市场,往往竞争更激烈,大鳄不会放过,所以小公司要想成功,初期往往是切入到一个大家都没有看懂,觉得很小的一个市场。

这个创业思路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问题在于如果技术不能成为一种底层共享平台,则不能横向承载更多的产品和服务。所以我们投资科技类细分技术领域的时候,不能仅仅看起初的市场容量,更要看技术在起初纵向的垂直市场上,能否形成积累。

比如说,著名的无人机公司大疆,刚开始研究无人机的时候,其实也没想到是用来自拍或者航拍,可能大家没有想到,无人机市场其实是个平台型技术。当自拍和航拍撬动了一个利基市场之后沉淀了无人机的底层技术平台,就可以扩展到更多的应用,比如:物流,监控,安防,反恐等领域,不用担心他切入的市场很小,或者很窄。值得担心的是,在技术上没有累积成一种平台性的技术,为未来的拓展积累好通用平台,这个是比较让人担心的一件事情,也是我们说投资价值不大的一个类型。 

三,技术路径多变,容易被替代 

第三个话题是技术路径多变,容易被替代,这个可能大家比较容易理解。这其实是指我们实现某种功能,或者说实现满足市场中的一个需求,有很多种技术可以实现。

比如说我们几个简单的例子,电池技术分为几种大的技术路径,燃料电池,铅酸电池,锂电池……细分到锂电池技术里面又有磷酸铁锰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钴酸锂电池和三元聚合物锂电池等,所以在投资这种技术的时候投资人就面临很大的风险——就是不太好判断哪个技术会成为主流技术?哪个技术会被替代。

我们索道在投人工智能的时候也有很多种技术,比如说,做人体活体检测就有很多种技术路径,有:虹膜识别,指纹识别,指静脉识别,掌静脉识别,人脸识别,体态识别等等一些技术方案,到底哪种技术会成为主流技术,就需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比如说,技术本身的开发的难度,成本,易用性,局限性,在各种应用的场景性价比……这些都是非常难以评估的,甚至包括客户和消费者的一些使用习惯也许当时是主流的,但过一段时间就被替代了,所以这种技术替代风险还是比较大的。

所以,尤其在于技术主导的创新,现在革新速度越来越快,经常说是技术革新已经到了一个奇点——即技术加速变革的时代,我们非常需要小心这种有很多路径的技术。 

四,点技术,缺乏立体壁垒 

这个话题是指,一个技术驱动的产品或者服务,由某一单一技术构成,比如某人通过改变某化学产品原料中的一个成分的含量,获得了一种全新的、功能更强大的新一代化学产品,但是因为这个新产品是一个配方技术单一成分微小变动所催生的产物,没有更多的多维度的技术作为支撑或者保护,一旦被外人掌握了这个配方比例,就很容易被一捅即破。 

五,边缘性技术产品,容易被集成

第五个话题是说边缘性产品,这个怎么理解呢,我举两个简单的例子。

一个是,原来有很多电子产品,比如说我们计算器,手表,随身听,数码相机,这些可能大家之前都会有。但是大家发现一个现象,随着智能手机越来越智能,这些产品其实慢慢的都开始消失了,但是并没有真正的消失,只是被集成在正常手机里面,智能手机越来越智能,有了手表的功能,有了相机的功能,有了录音机拍照,MP3的功能,慢慢都集中在一起,所以投资消费级电子产品需要非常需要注意这一点。

刚才说是终端消费产品,再举另外一个上游产品的例子,比如说芯片这个领域,其实这种事情就很容易发生。边缘性电路很容易被这个中央的集成电路集成,比如说:通信电路里面有射频电路,基带电路,信号放大器,滤波器等等,但是后来随着集成度的提升,我们发现负责滤波放大的芯片慢慢都被射频芯片所集成,以前生产滤波器和放大器芯片的公司就面临巨大的危机,导致一些原来做芯片的公司慢慢就消失了。

所以其实很多技术的走向,有点儿像历史的河流,有时汇聚有时分叉,它承载了产业的分化和融合,在分叉的时候,他就容易产生新的市场机会。但如果一旦汇聚的时候,我们就要分清楚,哪一种技术是主流技术、能够集成周边技术,或者说他能够融合其他的技术,那我们就要投资。或者说行业的主航道、主赛道的这个是需要我们非常注意的,要投主航道上、主赛道上的技术。  

六, 无法达成规模效应的技术

无法达成规模效应的技术,这句话怎么理解呢?大家会发现,随着我们现在社会的进步,很多产品和越来越先进的产品技术,往往需要投入很高的研发成本,同时还要品牌渠道建设的费用和销售管理费用。这些是可以通过产品销售量的增加而摊薄的,举一个极端的例子:

我们研发生产销售卖1个芯片,摊在之上的研发费用、管理费用、销售费用都很高,但如果我们卖一百万个的话,我们就可以大量摊薄这部分的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把这些费用都可以得到极大的摊薄,更何况芯片的材料和制造成本本身是很低的(学过相关知识的朋友应该知道芯片的上游是石英砂,芯片流片试制之后大规模量产的制造成本很低)。

这都会带来一个好处就是这个,率先研发出这种产品的公司可以通过快速扩大销售快速摊薄边际成本,让后来的追赶者没有市场空间可以扩大生产摊薄各项成本,造成在成本上后来者没有竞争力,软件行业同样存在这样的规律,所以中国芯片和软件行业很难替代国外的产品,这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一旦我们打破了垄断,国外的巨头就开始低价的在倾销在这个拓展市场或者打压我们,由于国外巨头的量大因此仍有利润空间,而我们国内企业就已经无利可图了,所以很难跟国际巨头进行竞争,这个行业就形成了自然垄断,维持着很好的行业集中度和利润空间。

再举一个反例,就是在一些相对传统的行业,比如说劳动力密集型的制造业。技术特点导致这样的公司里面很难有规模效应,边际成本不会递减,生产一个产品和一万产品成本没有变化。传统行业材料成本和人工成本是固定的,设备投入也较少。无法形成厂商之间的成本差异。即很难形成规模经济,以及龙头公司对市场的控制力。市场很容易出现惨烈的低成本竞争,或者说也是 一种同质化竞争。

七,本是科技类产品,但是下游客户没有评价能力,多见于2C和项目型市场

很多科技类产品承载了很多科技工作者的心血,前期投入了大量的研发,但是实际上所销往的市场却是一些没有评价能力的这个市场,比如终端消费品。

消费者对技术的评价能力是很弱的。消费者不像B端企业客户,B端客户本身就是行业专家,也有完善产品的检测评价设备。 所以这种情况会导致销往C端客户的真正高科技产品不一定大卖,反而是一些市场营销型和品牌驱动型的公司所推出的品质略逊的产品可以率先占领市场然后再弥补技术短板,比如类似于很多保健品化妆品铺天盖地的广告,某些家电产品对外强调有核心技术都是一种推广手段。

除以上所举例子之外,还有一类项目型的市场,也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因为项目型市场往往是一锥子买卖,客户即使发现了品质问题也只是一次性购买行为,如果没有后续口碑问题并不影响项目方去开展下一个项目,而且项目型市场往往也是关系型和非标产品市场,更无法评价产品品质。所以这时候客户即使想寻找好的项目方案也只能是根据品牌来判断产品和项目的质量,常见于医疗设备等行业,比如说GE、西门子这些这些医疗设备公司,就是通过品牌背书来推广市场。而有些政府市场采购也只能通过品牌影响力或者相关案例,资质等来间接判断一个企业的实力和产品的品质。

八,可逆向的技术

可逆向是说很多技术是一种显性技术,比如说一些结构型机械装备,就可以通过逆向工程破解,所以我国早期替代进口的产品往往就是这类产业,尤其这类装备如果不需要通过复杂的设备工艺和材料来生产的话就更容易被逆向破解。 

九,研发结果难以预测的技术

这种技术是指一些研发过程难以总结规律,并沿着既有的研发成果不断研发的技术,这类技术的研发往往存在很大的试错偶然性,比如我们说爱迪生发明电灯,一些化学药品的研发往往就是大量配方工艺的试错最终试出来的,更何况新药即使能够研发出来,临床能否通过也存在很大的偶然性,这类技术往往不适合专业的投资机构去进行投资,做这类投资会有点撞大运的感觉。

十,依靠少数研发人员(天才)的技术

这是指一些技术的研发需要少量技术天才就可以完成,尤其是经验科学类更容易依赖一些老法师,而这对于现代企业来说是不利的局面,因为一旦企业处于这种技术类型的市场中就极度依赖这些人员,而这些人员也很容易将技术扩散,使得企业丧失核心竞争力,举个反例,如华为,华为有十几万人,其中有十万左右的研发人员,形成了立体技术壁垒,同时也保证了企业的核心技术竞争力不会因为几个甚至批量员工的离开而受到很大的影响。

其他,如:重资产投入型技术,软件算法型技术 

另外我们补充一些不利于资本和产业获利的技术领域,以上重资产投入型和软件算法型是两个极端,都不是很好的市场,重资产投入型的市场往往会导致企业的资本回报率很低,投入回报周期长,退出壁垒高(行业中玩家的沉没成本高),当市场不景气、需要淘汰落后产能的时候,不能及时挤出该落后产能最终导致市场过度竞争,而且重资产型的市场往往资本投入周期长,容易出现行业成长前期过度乐观盲目投入,但是行业内的玩家却看不到未来即将释放的产能仍然继续购置资产投入,后期出现产能缺口的时候补充产能的时间较长从而造成行业容易出现周期性。

软件算法型刚好相反,虽然有很好的投入产出比,回报周期短,但是这类公司的盈利模式在中国往往不符合国情。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相关内容

雪球宣布完成 1.2 亿美元D轮融资 蚂蚁金服参投

中国投资交流交易平台雪球宣布完成 1.2 亿美元 D 轮融资,蚂蚁金服是本轮新加入的战略投资方。

原创 | 2018-07-16
声明

咨询:020-32039118

工作日